调解案例详情

家务事难断?看调解四步走

调解机构: 调解时间:5天 发布时间:2016-12-15
本案是一起离婚纠纷。妻子林某与丈夫王某都是80后,是典型的“姐弟恋”。相识于2005年,经过三年的爱情长跑,于2008年8月登记结婚,次年6月生育一子。两人均从事与房地产有关的工作,经过多年的共同打拼,两人的事业越来越好,也积累了不少的财富。婚后双方感情尚可,但自儿子出生以后,两人之间的矛盾日益显现和突出,经常因为子女教育及生活琐事争吵。双方于2014年9月分居,分居后小孩由林某父母照顾,但双方依然因琐事时常争吵,后林某向法院起诉离婚,并要求分割房产和存款。 对此,调解员做了以下四步工作: 第一步,望—利用情感观察员协助法官进行庭审观察。 本案受理后,该案的主审法官周冰一,也是该院家事审判庭负责人,对整个案件材料进行了初步梳理,由于案件材料的局限,周法官希望通过开庭来对原被告婚姻基本情况、性格、想法等作进一步了解。 为了能更好地对原被告在庭审过程中的表现做更加透彻的分析,法官与该院家事多元调解委员会进行对接,邀请了一位情感观察员参与庭审,对庭审过程进行全程旁听。庭审安排在该院家事审判庭。 2016年7月12日下午15时,庭审如期开始。原被告双方都参加庭审。 男方王某很斯文,四方脸庞,穿着较为讲究,头部微微抬起,目光始终上扬,整体感觉干净清新,但不宜亲近。从外表分析,男方个性较为强势,比较注重自我形象。 女方林某剪着短发,纤弱白皙,长直发披肩,眼神忧郁,着一身深灰色职业装,从外表分析,林某性格具有一定的依赖性,但不缺乏理智和独立。 “我要和你离婚,儿子由我抚养,财产依法分割。”林某提出要求。但是林某不时下巴微敛、抬眼上看男方的动作,显示出顺从,求得怜爱的愿望。双前臂交叠环状支撑意味着自我保护。从林某的肢体语言来看,似乎蕴含着对男方的一些期许。 “我不同意离婚,虽然我们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,但是小孩还小,离婚的话对孩子的成长不利。还有你凭什么到法院来起诉我,有什么事情不能私下解决。”王某表情严峻,眼中充满了愤恨,可能说明对双方矛盾的愤怒,或者是对林某起诉自己表示愤慨。 “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一丝信任。被告对小孩不好,经常打孩子。被告总认为他比我小,要我让着他,我坐月子的时候被告还动手打过我。我现在基本上不上班了,在家带孩子,没有收入来源,被告把他的工资卡收回,我连自己看病的钱都是自己出的。”谈到双方之间的矛盾,林某哭诉着。 “原告所说的有些事情确实存在。但是我也觉得委屈,毕竟双方性格都比较强硬,工作压力也比较大。所以生活中的摩擦特别多。”丈夫王某很无奈地说。 本着缓和双方矛盾的目的,周法官准备先以两人的过往为切入点,让他们在叙述相识、相知的过程中,唤起他们久违的对过去相恋的美好回忆,从中探索发现缓和的迹象。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,相亲还是自己认识的?” “我们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,她那时候年轻漂亮温柔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性格比较强势,她对我特别好,百依百顺,别人都很羡慕我有个漂亮能干的女朋友。”王某不无留念的说。 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家里面条件都不是很好,刚结婚的时候,我们一起拼命工作,互相扶持、互相照顾,日子过得很幸福。”林某说话时眼光略过王某,眼神中多了几分柔情。 最后,法官问双方是否同意做进一步调解时,被告同意,但是原告依然态度坚决,不同意调解。 原被告双方在庭审中的表现被情感观察员一一记录了下来,并通过分析,认为原被告双方虽然矛盾较深,但双方之间还是具有一定的感情基础,内心中还是顾念着彼此的情感,应该考虑调解或判决不离婚。这也坚定了法官作进一步调解的信心。 第二步,闻—借助家事调查员对案件事实进一步核实。 通过开庭,法官对案件事实有了较为清晰的了解,通过与双方当事人接触,对原被告的情感状态有了初步的把握。法官认为,如果单从双方在法庭上的陈述来看,双方之间并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。可以试着从双方家庭、邻居入手,能否在案件事实、矛盾焦点等有进一步的突破。

调解结果:
  本案最终经法官耐心调解,双方达成一致意见。林某和王某和好;王某要好好对林某,在今后的生活中不许打骂林某,存折给林某保管;林某要将如何花钱告知王某,要负担起家务活;如王某像以前一样对林某进行打骂,林某可以起诉离婚。
标签:
相关案例